墨尔本的天空:艺术之都的姿态

时间:2020-06-28

墨尔本的天空:艺术之都的姿态

艺术之都的姿态—墨尔本

俯身拾起一种感觉,那双眼可轻易探究的美,在小墨,看见的很多,触碰的很多,藏之心中的更是 多更多,艺术,在这城市中是个无法抽离的感觉,因它是 Anywhere, anytime and anything.

非主流,另一种生活的态度

轻易可见的个性涂鸦、随机出没的风格游民、不易显露的隐藏杂乱小店,那带点流浪味的街头艺人加上身旁的安静老狗,如此印象是否与旅游书上的墨尔本有着些微距离感,但也因这样的距离,产生了属于这城市独特的美感,一种独立姿态的美,背后则夹带着身为人最基本的反思动念。

墨尔本的天空:艺术之都的姿态

涂鸦墙下的社会运动

如果正处于市中心的你,问着当地小墨人哪边可以看到涂鸦墙(Graffiti)?标準情况下他们将会大手一挥指着两条必得朝拜的涂鸦街,联盟小巷(Union Lane)与霍西尔巷(Hosier Lane),当你分别到达这只相差十五分钟路程的涂鸦街时绝不会感到孤单,因早有前来朝拜的各国游客,相机咖擦咖擦得不亦乐乎;联盟小巷位于市中心徒步街(Bourke St.)的巷子中,一脚踏入立即感到明亮得五彩缤纷,作品经巧妙分割后如同排排站的现代画展,但,相信绝大多数的你我第一次来到这,才不管这些无伤大雅的细节,忙着与创意又有活力的作品们玩着自拍游戏都不够时间了;霍西尔巷则隐藏于商业大楼的后巷,因是许多餐厅的后门,想当然尔多了辨识度极高的彩绘垃圾桶和不时从门口窜出抽菸的工作人们,加上此区是个ㄇ字型的巷子,所以多了些探险寻宝的乐趣。当两条巷子都拍足了瘾,自然在心中起了好奇的声音,怎幺十五分钟的差距,风格如此迥异?

透过学校课程的机会拜访了「直到不存在画廊」(Until Never Gallery)的扛坝子—安迪麦克(Andy Mac),说是扛坝子真的一点也不假,因着名的霍西尔巷就是由他争取并走入地下管理的;当天第一个问题即是,涂鸦在墨尔本是不是合法?也就是间接挑衅了这条巷子是不是合法,安迪给了个耐人寻味的答案:「正式上来说是非法的,但实际上是合法存在。」因维多利亚是澳洲对艺术态度最自由且努力经营的州政府,加上墨尔本又是此州最大的国际城市,所以当巷子里所有店家都不反对涂鸦墙的存在下,一切都会安然过关,几年下来成了今日最豪迈的城市一隅,颇耐人寻味的形容—有机过程(Organic Process)是他形容此巷子的生态模样,他说,所有的涂鸦都有自然的生命週期,而新的涂鸦产生也会发生在旧涂鸦被掩盖后。他谦称自己并不是负责人,但是几乎来自各国的涂鸦好手都会拜访他后才开始作画,当然,有时也会有例外,好玩的是,何时是一幅涂鸦的生命终点呢?如果眼睛张大看会发现每幅涂鸦都会被不同人标上不同的名字,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标记接近主要的图像,那就代表随时会有新涂鸦覆盖上的潜默契。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他所说的 Organic Process 是如何贴切有趣了。

墨尔本的天空:艺术之都的姿态

街头涂鸦代表着地下社会反权威的意象,拜访中我们也不禁好奇近几年有许多画廊邀请街头艺术家进入画廊展出的意涵,只见他笑着分享起几位涂鸦家的反应。街头创作有很大一块部份来自于结合了当地原有的装置,如,水管、铁窗、铁门、防火柱以及不同材质的墙面等,当这样融合地景的画作移入了画廊,那艺术家如何从原有装置去启发灵感呢?再者,一个站在反社会的公共艺术移进了主流社会中眼里艺术的殿堂是不是有点奇怪?这是他最后给的反诘。

回到一开始介绍的另一条涂鸦巷联盟小巷,政府当局默默的应允涂鸦墙的存在后,更进一步的发现这会是观光的好地景,于是很有心的规划了这一笔直的长巷,邀请了几位涂鸦艺术家将墙面拼起了一个新的景点,这也是为何整齐排列的主要原因,感受两者的差异,就像感受所谓主流与非主流的艺术差异一般。一个遵循「有机过程」,一个来自官方刻意规划,这样的生成过程不难在迥异的二条街中被看见。

然而,街头涂鸦家与涂鸦艺术家是有所不同的喔!简单来说涂鸦家谁都可以当,只要你想要喷字来表达一些想法或只单纯签上大名,而90年代后才陆续出现的涂鸦艺术家们则是以不同技巧的绘图,有些时候会以融入当地地景当成创作题材,这样的艺术家们也陆续与潮流品牌合作甚至出版书籍,得以让广大的观众更能接近艺术。当然,最兴奋的还是那街头巷弄不扭捏造作的艺术,所引发大众的直接共鸣!截取 Until Never Gallery 网站上的一句话:

老实说,真是贴切。

墨尔本的天空下,还有多少令人惊奇的事物?请看《Melbourne Sky 墨尔本的天空》
墨尔本的天空:艺术之都的姿态

另类艺术正夯
〉〉在纸上玩大富翁不好玩,在人行道上玩才过瘾!
〉〉十五分钟的永恆,安迪沃荷回顾展在上海
〉〉疾病的艺术:嗜睡的男人,失眠的女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