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像候鸟一样飞走了

时间:2020-07-08

候鸟来的季节,弟弟像候鸟一样飞走了。 在家民与鸟队友一起观察到一只幼鸟,雨中从槽里落出来,再爬不回去时,家民与队友都不忍心,想去救,但被告知救了这只,可能导致更多只失去照顾而死。他们只好眼睁睁看幼鸟白色凄凉地挣扎… 家民的弟弟家雄,终于带病飞走了。 这是候鸟的季节,他们欢悲地成长、成家,也必须飞离分别。 

弟弟像候鸟一样飞走了 在我们心的温暖里,也有亲人朋友必须飞离我们;常常,在我们年长的时候,我们的父母都飞离了… 「候鸟飞来的季节」高跷鸟遂成了聚与离的白色象徵,看啊那细长的腿,不就似人类的演化吗?只不过人类没有演化出翅膀。 演弟弟的庄凯勋也有在工地工作经验,也曾漂泊做过临时工、临时演员,在恶劣的环境下力争上游。他在电影里演出这个为哥哥牺牲升学的劳动者,被疾病打倒、被环境打倒,终于让越南妻离去,酗酒裂肝,悄悄结束自己生命也不愿换肝来继续做一个潦倒人。 他不断残碎的心,是穷困家庭常常的写照,这是台湾贫富差距下剧烈的悲歌,却由候鸟抒情地、抒情地喻意着。 高跷鸟啊,牠的脚影,岂不是像我们悲伤走过后重新移动的简洁吗?高跷鸟啊,飞走了,弟弟也飞走了。 候鸟飞来的季节,我们不是聚在一起吗?谁先飞走了?

弟弟像候鸟一样飞走了 这部电影,没有白色的鸟影喻示的话,就是平面的人间戏剧,号称写实,却只是平面的社会问题呈现;只有空灵的高跷鸟飞来,才能神妙地使写实进入象徵。是的,候鸟象徵我们人世的聚合与飞离。 观看「候鸟飞来的季节」,我被流泪了,我不是要来流泪的,我只是听朋友介绍,想说应该也不错,总要看一看,但它却使我一再流泪,远年的晶块就这样溶化: 我不是有人生历练,不擅流泪的吗? 我不是已年到中年,已失去父母,也有朋友邻居往生,为何我还不够节制,在黑暗的电影院一再流泪? 啊!那是因为候鸟来的季节,我迟早也必须离开的。于是我为曾经付出失去机会,成为基层劳工固守穷乡的弟弟那样的人流泪,也为真实的台湾底层流泪,那几百万劳工,他们不是都害怕在社会剧变贫富严烈差距下,被边缘化走向这样寂碎的命运吗? 我们必须流泪而觉醒,必须让社会的清流继续流动,儘管丛林社会的现实,也必须让清流流动,而高跷鸟的美移动着,愿意在台湾过冬…。 在候鸟飞来的季节,使我远年的晶块溶化,使我知道苦酸涩以外,还有性灵的美,值得珍惜。 弟弟飞走了,空净里白鸟抒写着,弟弟把疾病也带走了,希望我们更轻盈地生长、前行,一代换一代;候鸟飞远,空亮的我们在洁白地等待着,下一次,候鸟飞来的季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