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苦中作乐的智慧

时间:2020-07-03

◎江季祯(真道神学院副教授)

苦难的定义因人而异,但不论何种苦难,很少人想遭遇苦难,自讨苦吃,多数人敬苦难而远之。耶稣却偏偏告诉我们,活在世上就会面对苦难(约翰福音十六章33节)。

苦难并不局限在我们这个世代。从古到今,苦难如同传道者所说:「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道书一章9节)苦难在人类历史中司空见惯,遇见苦难不稀奇,不遇见苦难而自诩成功者才是异类。

约伯记取景俨如人间法庭
约伯记记载义人约伯的受苦体验。而约伯为何遭遇苦难,是整卷书的主轴问题。全书的取景俨如人间法庭:上帝是被告,约伯是原告,而约伯的三个朋友则是被告的辩护律师。这案件涉及神义论的议题。

在约伯眼中,上帝是被告,因为祂竟使无罪的人遭受苦难;在约伯三个朋友眼中,约伯的控诉不合情理,因为他遭受苦难确实是因为得罪了上帝。

作为原告的约伯,是「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的人(约伯记一章1节)。他对上帝和对人都没有亏欠,是一个内外一致而且成熟的人。约伯有财产、名声、权势,有妻子也有后代,是上帝认可的义人。然而,被上帝认可和肯定,本是无比大的荣幸,但对于约伯却是极大的不幸。

在地上过着幸福生活的约伯,并不知道他将因天上的两次会议人生有巨大的改变;而从中作梗、跟上帝唱反调的是魔鬼撒但。

上帝允许撒但考验约伯
撒但第一次在上帝面前发言,不客气地直指约伯之所以敬畏上帝,是因先蒙了上帝的赐福。所以撒但提出反建议,要上帝化福为祸,这样约伯必当面弃掉上帝(约伯记一章9-11节)。这个反建议给我们一个悬念:约伯敬畏上帝,是因为上帝赐福吗?如果约伯遭受苦难,他还能保住「义人」的地位,在生活中展现「义」味吗?后来我们可以从经文中看出,约伯并没有因此弃绝上帝(参约伯记一章22节)。

撒但第二次发言,是在第一个反建议无法得逞后提出。论点很简单:上帝只要让约伯的肉体受苦,那他必当面弃掉上帝(约伯记二章4-5节)。这是使约伯从「感同身受」的心痛,到「身受」的肉痛的实境转移。这带给我们另一个悬念:约伯会因肉痛而痛定思痛,不再敬畏上帝吗?

上帝允许撒但攻击约伯,但撒但用的方法却不是上帝教他的。撒但很厉害地用天灾(一章16、18-19节)、人祸(一章14-15、17节)及疾病(二章7节),让约伯一日之内,丧失财产和儿女,也让约伯突然身染重病。

撒但的手段很高明,牠向人所行的恶,会叫人误认为是出自上帝的手。例如,约伯的僕人向约伯报信时说:「上帝从天上降下火来…」(一章16节);约伯的妻子把灾祸的源头指向上帝,对约伯说:「你弃掉上帝,死了吧!」(二章9节),以及约伯的兄弟姊妹和认识他的人,都指约伯所受的一切灾祸都是出自于上帝(四十二章11节)。

上帝有赐福和降祸的主权
事实上,我们也很容易会把一切灾祸跟上帝连结。这样做似乎很合理,但其实是撒但「借刀杀神」之计,意图把全部责任都推给上帝。其实,不管是第一或第二次反建议,我们看到撒但与灾祸、苦难,有很深的关係,而撒但的动机也很明显,就是要藉着灾祸和苦难,夺走约伯内在和外在的「福」,使约伯「离弃上帝」。这方法历世历代以来都有效,但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至少在约伯的身上并没有效。

约伯对苦难的反应,值得我们省思。「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一章21节)和「难道我们从上帝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二章10节)。虽然这两句话是约伯经历不同层次的苦难所发出的,但仔细揣摩,会发现这两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处。约伯强调上帝有「赐福」和「降祸」的主权,因此无论是蒙福或遭祸,他都坚持敬畏上帝,而这两节经文,也都强调约伯在这些事上都没有得罪上帝。

为何义人无故受苦
既是这样,事情似乎就可以结案了。但承认上帝拥有赐福降祸的主权,仍不能解决问题。没错,上帝有权赐福和降祸,但约伯的受苦却让他有一个心结。

约伯认为上帝不可能「无故」赐福或降祸。约伯质疑的是,如果上帝无故赐福或降祸,特别是无故降祸使人受苦,那幺,这就跟上帝的公义完全背道而驰。

这是问题的关键,若从经文看,约伯的推论是正确的。连上帝自己也承认,自己是「无故」使约伯受苦(二章3节);约伯认为自己是公义的,是上帝夺去他的理(参卅四章5节)。意思就是,问题在上帝,不在于他。

这关键的问题使约伯非常纠结,他坚持自己没有犯罪,他所承受的惩罚,并非是天公地道的事。

约伯为自己叫屈,他在廿三章3-7节说:「惟愿我能知道在哪裏可以寻见上帝,能到他的台前,我就在他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语,明白他向我所说的话。他岂用大能与我争辩吗?必不这样!他必理会我。在他那裏正直人可以与他辩论;这样,我必永远脱离那审判我的。」

他也在上帝面前起誓说:「上帝夺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我指着永生的上帝起誓:我的生命尚在我裏面;上帝所赐呼吸之气仍在我的鼻孔内。我的嘴决不说非义之言;我的舌也不说诡诈之语。我断不以你们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为不正!我持定我的义,必不放鬆;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责备我。」(廿七章2-6节)。

我们都知道在这世上有苦难,但苦难不一定与上帝有直接关係。上帝给撒但有短暂的自由权,透过各种苦难要使人(不管是信上帝或不信上帝的),在苦难中离弃或怪罪上帝。

苦难的目的是要让人遇见神
上帝与撒但不同,祂反而要受苦的人在苦难中对祂不离不弃,把焦点放在祂身上,而不是苦难本身。苦难可以使人离弃上帝,苦难也可以使人更信靠上帝,取决于我们对苦难的看法;因罪受苦就要对付罪,无故受苦就要用信心仰望上帝。

当我们看到有人受苦时,不要太快以道德标準评定他;当我们看到有人作恶却看似享福时,也不要单纯以道德标準打量,要学习以上帝的眼光评量。上帝的审判早晚会临到,它可能发生在那人生前,也可能发生在死后。但我们必须承认,苦难的功课不容易学习,但不代表做不到,约伯成功突破苦难即是一例。

当面对苦难,我们可能会像约伯那样因苦难而被人挖苦、因苦难而受尽折磨,但我们要知道良药「苦」口的道理,从而因苦难而知苦的意涵,视苦难为上帝给我们的考验,目的是让我们亲眼看见上帝,进而坚持遵守上帝所喜悦的公义。

我们可以求主给我们力量,学习如何「苦」中作乐,也可学习与受苦的弟兄姊妹同甘共「苦」,但不要学像约伯的三个朋友那样,越辩越苦。我们要记得,人生「苦」短。人生「苦」短有双重含义,它意味着人生很短,也意味着即使是「苦」,也会是很短的。

相关推荐